熔岩

搞万笛和统计学的

【万笛】Glee Flee

*夏天以来一直想写沙雕文 无奈一直没攒够梗…终于在期末前夕冒死憋出来一篇自己过过瘾()朋友们我们圣诞再见👋

*踢完德比的伊万(和皮克一起)没能坐上回去的球队大巴 在笛的帮助下逃出伯纳乌的故事 cp向只有万笛 皇马巴萨多人出没 全文6k

*本文胡编乱造 内容缺德 槽天槽地 OOC 请谨慎阅读

以上ok请继续




Glee Flee


    伊万·拉基蒂奇觉得是感冒药里面的镇静剂作用才没让他现在往还在酣睡的队友杰拉德·皮克头上来一巴掌,而是坐在这里冷静地思考着自己何去何从。这里,伯纳乌的客场更衣室,在国家德比结束后两个小时还亮着灯,此时此刻他只能和皮克这唯一的队友大眼瞪小眼,如果皮克醒来的话。

      打了一个小时的盹儿确实让他精神好了些,起码不像刚才在场上那么尴尬——说实话,当他在防守他的国家队队友卢卡·莫德里奇时他精神蛮集中,可能是因为莫德里奇给他的亲切感让他放松了那么一瞬间,他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然后他看到莫德里奇惊恐地看着他,本来就大大圆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刚合上嘴巴又为此急着去在这几秒的对抗时间里解释一下,他只是感冒了,感冒药里有镇静剂所以这是大多数人吃了以后会犯困的原因,于是在全球瞩目的国家德比进行时的一次剑拔弩张的中场拼抢中打上一个哈欠实属正常——当然莫德里奇没空听他的,把球权抢走了,转身的那一刻好像还说了句WTF。听卢卡用英语说句脏话也挺稀奇的,拉基蒂奇想,今天是稀奇的一天,也许他应该去买张彩票,可是职业球员不允许参与竞彩。

      话说回来,那么多次国家德比偏偏今天球迷冲突把他们的大巴砸了,他们只好多等一个小时直到别处再调度大巴车过来送他们回去。冲了澡的拉基蒂奇没参与队友们一球小胜的喜悦庆祝,他只觉得困得头都要掉下来在地上骨碌碌地转,于是他抓住正在按手机的皮克说,我去那边的角落睡一会儿,大巴车来了再叫我起来。

      好的兄弟,没问题兄弟。皮克满口答应,按着手机。拉基蒂奇只瞥见屏幕上有些欠揍的话,然后对面回了句“巴萨大巴损坏的真凶竟然是…”接着一张动图恰好是皮克前些日子撞上大巴车后视镜的那一瞬间。他摇了摇头,觉得不要多事参与西班牙人内部的幼稚打闹比较好,于是窝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用训练夹克蒙住了脸和上半身几乎是立刻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痛快,可能是剧烈运动后的加成效果,所以他也完全不清楚什么时候皮克也窝在一边睡着了。

      拉基蒂奇是个比较实诚的人,就算这时候他也从检讨自身做起,比如不应该拜托皮克叫他起来,比如不应该在国家德比前感冒,比如没有预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天好提前在伯纳乌用角旗杆挖一条逃生通道。自我检讨完了他打开手机,右上角红红的电池电量和来自不同队友的20+条未读消息让他再次检讨他应该早就把iPhone Xs Max砸了去买一个三防诺基亚。他打开最上面的一条来自特尔施特根的,大意是大家先走了让他记得把皮克也安全弄回去。

    他本来想花点时间思考一下他在队里人际关系的本质,以及皮克究竟在队友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但是他把这件事先搁置一旁,用仅剩的电量给卢卡·莫德里奇发了条“你能来一下客队更衣室吗我还在这里”。那条消息的标记变成了“已读”之后手机就如同完成光荣使命之后壮烈牺牲。现在他有时间思考人生了,顺便祈祷莫德里奇不会误解这是什么联谊活动而再带上几个皇马队友来。想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打“单独”这个词,他发了会愣,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还在酣睡的皮克揍上一顿以泄愤的想法。

    事实证明卢卡·莫德里奇作为他十一年的国家队队友还是和他心心相印的。当他听见笃笃的敲门声时他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把门打开了,看见莫德里奇一脸疑惑地站在门外,莫德里奇一个疑问词还没说完就被他抓住手臂拖了进来再关上了门。看口型莫德里奇好像想再说一次WTF,但是看到睡在角落里的皮克时又卡住了。

    我被困在这了。拉基蒂奇说,看到莫德里奇指了指那边,又补充说道,我和杰拉德。

    你们的大巴呢?

    开走了,我因为睡着了没赶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的。

    莫德里奇本来想吐槽球队大巴又不是公交车需要去赶,顺便怀疑了下拉基蒂奇是不是得罪了巴萨所有人导致他被丢在这里,但是忍住了。你睡着了。他重复道,你到底是有多困?

    我感冒了,感冒药使我犯困,我之前在场上的时候就想和你说的。

    拉基蒂奇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有什么秘密的魔力戳中了莫德里奇的笑穴,导致他笑得捂住肚子蹲在地上缩成一团。于是他只好听着他的国家队队长发出罕见的狂笑声,持续了差不多十几秒才停了下来。

    且不提你在场上能不能和我说。莫德里奇没什么肉的脸笑得通红,我就说了你那只是犯困,他们偏偏不信,非说可能是什么新的心理战术,从比赛之后就拖着开会开到现在,你知道你打哈欠那个镜头被重复播放了多少次吗?

    拉基蒂奇说我怎么会知道你们皇马有欣赏人打哈欠的奇怪癖好,被莫德里奇瞪了一眼,仍然不怕死地接着说,那你看向我的那个眼神被重播了多少次?

    伊万·拉基蒂奇你到底说了多少调情的话让莫德里奇脸都红了?皮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拉基蒂奇转头看了一眼这个正揉着眼睛坐起来的大个子,再次克制住了揪对方胡子的冲动。

    那倒没有,重点可都在你这个玄妙的哈欠上,马尔科提出了一种简单假说,可能是特尔施特根教会了你在重要比赛前熬夜打FIFA。当然,被托尼愤怒地反驳了,还絮絮叨叨地解释说他们在世界杯期间作息很良好自己都是十点半睡觉。莫德里奇好像毫不在乎地透露出自己的队友在会议上的冲突。

    太可惜了。拉基蒂奇说,然后又被莫德里奇白了一眼。

    我可是假装要去卫生间才从会上溜出来的,你还想让我保你出去吗?莫德里奇说着,然后被正在如水淹般摆手的皮克吸引了注意力。

    还有我。皮克说。

    这有点难办。莫德里奇皱着眉头,我帮伊万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你…

    神啊,你们两个克罗地亚人,看在戴维斯杯的面子上

    你把戴维斯杯改了。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对,但明年才改,所以今年你们克罗地亚拿了冠军。皮克说,看在国家大义的份上你们也得帮我。

    莫德里奇甚至懒得去指出皮克话里那基本不存在的因果关系,但他怀疑把皮克留在这里他真的会用角旗杆去挖一条逃生通道。于是他低下头去想了想说,我倒是可以弄两件皇马的训练外套来——

    拒绝。拉基蒂奇说。

    太丑不穿。皮克说。

    莫德里奇沉默地看了一会儿两人身上的粉色客场球衣。他知道战术迷彩是通过模仿周围的环境来达到伪装的目的,所以这个模拟五花肉——五花肉仿生——不管叫什么,应该也是耐克设计师的精心设计,为了达到让拉基蒂奇他们在绿油油的草皮上变成一块鲜嫩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肉的效果。

    现在他有点好奇拉基蒂奇的衣品到底是怎样在这种艰苦环境中顽强生长的,老实说从两件衬衫套穿这种震撼人心的操作,发展到如今还算正常的运动服牛仔裤,莫德里奇还曾猜想是不是巴塞罗那的人给了拉基蒂奇一些良好指导。但在接连看了几个赛季巴萨球衣的设计和此刻二人对普通的灰色抓绒外套“太丑”的评价,莫德里奇认为还是负负得正的效应比较可信。

    好吧,那你们就穿这个直接走出去吧。为了配合你们我也去换上红色的第三客场球衣好了,在灯光比较暗的情况下相近的颜色可能可以糊弄过去,另外再给你们带上帽子和围脖把脸和头发挡住。莫德里奇在心里为此刻自己还能冷静思考鼓掌叫好。他正要出门去主场更衣室,又被拉基蒂奇一把抓住了手臂。

    拉基蒂奇指了指胸前的那个“Rakuten”,又指了指莫德里奇胸前的“Emirates”,表示再怎么眼拙也不可能把这几个大大的、为了显眼设计的字母糊弄过去。他抱怨了一句为什么这些字母要这么大,商业奇才皮克又教育他说这才是赞助商广告的重点所在,拉基蒂奇说这么一想NK Pajde of Moehlin 的赞助商广告也挺大的几乎从胸到肚子,在他们两个即将在开展一场商业讨论之时莫德里奇怒气冲冲地捂住了他克罗地亚队友的嘴——就像他在之前某次的国家德比做的那样——表示再拖下去恐怕他们就可以幸运地和散会的皇马众人打个照面。

    在仔细检查了莫德里奇带回来的每一样东西上面有没有皇马队徽后,拉基蒂奇和皮克只好戴着针织帽和捂到鼻子的围脖,穿着正好挡住胸前队徽和广告的护胸跟在莫德里奇身后灰溜溜往外走。拉基蒂奇顺便忧心了一把他轻而易举就把全部的头发塞进了针织帽的事实,皮克说他总错觉拉基蒂奇的帽子底下是一颗比齐达内的还要锃亮的光头。

      他们沿着球员通道往停车场走去。通往球场的门早已经关了,他们只有这一条路可选。莫德里奇走得很急,他知道在队友们散会各回各家时这桩蠢事被捅破的概率就会直线上升,停车场地方挺大的,打个群架绰绰有余。他知道拉基蒂奇应该不太想打架,但他怕他的朋友在气氛最紧张的时刻再打个哈欠,那样就算他把自己吃的感冒药的成分表正背一遍再倒背一遍都没办法避免挨揍。

      不巧在转角处莫德里奇就撞上了一副慈祥的面容,只得停下脚步,连带着拉基蒂奇和皮克双双把F-word憋在嗓子眼里快要噎死。

      嗨,卢卡。圣地亚哥·索拉里说,打算回家吗?

      是的,呃,抱歉我肚子不太舒服,没参加后面的会议。莫德里奇嘴上说着,一只手还特逼真地捂住了肚子,心里却暗叫不好,已经散会了。

      没关系,今天的比赛你做的很好,虽然我们到最后都没有讨论出伊万·拉基蒂奇为什么会在面对你的时候打哈欠。索拉里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真的只是在犯困,他都和我这么说了。莫德里奇实在忍不住反驳道,然后感觉到拉基蒂奇在后面捅了一下他的腰,他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只好又弥补道,他赛后发短信给我说的。

      好了,不管原因究竟怎样,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如果拉基蒂奇能保持这个习惯的话——

    索拉里只把注意力放在他的爱将身上,所以并没有看到他们讨论的对象拉基蒂奇此刻站在一旁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竟不知是从“你想得美”还是从“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开始说,又觉得既然对方打起这个主意不如他下次德比上场之前吃点大蒜蓝纹奶酪鲱鱼罐头之类的清新口气,然后想起他的克罗地亚队长此刻似乎应该扮演一个较为理智的角色委婉地告诉索拉里还是不要指望这个为好。

    但是莫德里奇说,哈哈哈。好像并没有什么劝说的打算,也没有为拉基蒂奇正名的意思。说实话拉基蒂奇看到他笑得褶子都出来了,这证明他确实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好笑。

    皮克也说,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隔着围脖但是声音挺清脆爽朗的。

    拉基蒂奇听说以前阻止皮克在不合适的场合笑出声来的任务都是交给普约尔,后来是哈维,再后来是阿尔巴,偶尔是梅西。他们多半用掐胳膊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所以皮克的胳膊上长期青一块紫一块的。拉基蒂奇没负责过这个,所以他也没有这个意识,于是在皮克笑声停止后的第一秒开始他就认真地考虑起找时光机回到他们的大巴开走之前,或者是现在直接把索拉里打晕,这二者哪个可行性更高。

    索拉里终于注意到了莫德里奇身后两个把脸遮的严严实实的奇怪男子。这两位先生是?…

    哦,他们是我新雇用的保镖。莫德里奇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在伯纳乌里面你还需要保镖吗?索拉里把他们二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比莫德里奇高半个头还算正常,但这比莫德里奇的还要细的小腿不太正常。还有,作为保镖感觉不够强壮呀…

    这个,他们不是为了人身安全用的。我自从世界杯以后有心病,PTSD,需要时刻有人看护和陪伴我。你看这位挺爱笑的,正好活跃气氛对不对。莫德里奇拍了拍皮克的肩膀,还抓了一下示意他别出声。皮克觉得莫德里奇手心里汗挺多的,尽管隔着球衣。然后拉基蒂奇也掐了他一下,手指都打滑了,他在心里质问你们克罗地亚人的手都那么爱出汗吗?

    也是,你自己注意调整,早些回家休息。索拉里点了点头,你就穿着球衣回家吗?怎么还去换了件,我记得你来的时候穿的是YSL的红唇香烟T恤。

    你记别人的衣服记那么清楚干什么?莫德里奇腹诽,但他只得硬着头皮接着编道,我突然觉得它不太好看,不想穿了。

    拉基蒂奇感觉今天真是稀奇到一种境界,他见识到了他的克罗地亚队长在直怼和毒奶之外居然有这么高的信口胡诌的本事,虽然他很想提醒PTSD不是这么个意思,但看上去索拉里也没追究的样子,于是作罢;最精妙的是,在扯出来的瞎话里居然还有一句实话,那就是红唇香烟T恤很丑,虽然莫德里奇不会承认那是实话。

    索拉里终于放过了他们三个,他们转过一个回廊后不由自主地开始小跑,莫德里奇心知到了停车场光线更暗更好混出去,只要到街上去就算大功告成。所以在他们刚进停车场看到了远处的塞尔吉奥·拉莫斯和拉斐尔·瓦拉内的一刻,莫德里奇低声道,愣着干什么,跑啊!

    那边跑过去的人是不是卢卡啊,还有两个奇怪的蒙面人。瓦拉内说。于是拉莫斯从一众豪车间抬起头来,说了一句,妈的,那个最高的是不是皮克啊。

    你不要看到个子比较高的就以为是皮克吧,我没看到那个人有胡子啊。托尼·克罗斯斜倚在一旁的墙上发出闷闷的声音,已经十一点二十七分,他的睡觉时间已经迟了五十七分钟,感到全身脱力。

    有胡子的高个子男人也不一定是皮克,而且对方把脸遮住了你怎么可能看得到胡子?瓦拉内发挥了来自高等教育的严谨态度,但是德国人实在太困了不想和他争论什么诸如皮克是谁谁又是皮克胡子是皮克的象征还是价值符号这样的哲学问题,他只想写信向西足协抗议开赛太晚。拉莫斯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望远镜。瓦拉内还没来得及问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和足球运动八竿子打不着的道具,拉莫斯就叫道,那个快秃了的绝对是巴萨的拉基蒂奇,他们怎么还在这里,卢卡是不是被他们劫走了。

    刚才看上去比较像卢卡带着他们跑的。瓦拉内说,他突然福至心灵了一般,顿悟了辩证法的精髓,顿悟了表象的不可靠,顿悟了本质的真谛,有那么一瞬间他认为自己是新时代的苏格拉底·布拉济莱罗·奥利维拉,不同之处在于那位只是和哲学家同名,而他在哲学方面造诣更深,于是说话都有了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另外你怎么能确定快秃了的就是拉基蒂奇呢?托尼发际线也挺高的,而且身高差不多,为什么不能是卢卡带着托尼一起夜跑呢

    托尼现在就在你旁边靠着墙已经快睡着了好吗?拉莫斯一拍大腿,顺便把快要从墙上滑下去的克罗斯扶起来。我早就知道拉基蒂奇那小子对卢卡不安好心,居然还冲着卢卡打哈欠,你快帮我把托尼架到车前盖上,我们现在就开车去追。

    车前盖上有人的时候开车好像不太安全。瓦拉内质疑道,而且你只是否定了其中一种可能性,现在我们知道刚才跑掉的三个人中两高一矮,都穿着红色衣服,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矮点的那个不能是梅西或是库蒂尼奥或是阿图尔或者阿尔巴呢?

    你刚才说的这四个人里面有任何一个是金发或者最近染了金发吗?

    好像没有。那高点的那个为什么一定是拉基蒂奇呢?为什么不能是凯洛尔或者卡里姆或者马科斯或者…

    拉莫斯擎着望远镜的手此刻正在微微颤抖,一个操字梗在喉咙说不出口,一时间竟然不知是先停止瓦拉内的报人名节目,还是先去追早已跑得没影的三个可疑人物,或是擦掉克罗斯趴在他车前盖上睡着而流出来的一点口水。就在他发愣时,马塞洛径直向他们走来。嗨伙计们,你们在这里实在太好了。马塞洛说着,举起一瓶矿泉水来,可以帮我开一下瓶盖吗?

    与此同时四个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其他人僵僵地没动,马塞洛颇为奇怪心想这几个人怎么回事,还有那个睡得很香的托尼克罗斯又是怎么回事。他掏出手机,巴萨那边打电话来说拉基蒂奇和皮克不在球队大巴上,他念道,有人在赛后看到他们去哪里了吗?真好笑怎么在这时候才发现少了人…

    而拉基蒂奇一边大口呼吸一边奔跑着,看着前方的莫德里奇飘扬起来的金发,和无数次他在球场上注视着莫德里奇的身影一样。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冒,脑子里竟有种晕乎乎的幸福感,这使他微笑起来,看到了低垂在漆黑夜空中的圆月,再看仍在跑的莫德里奇,又看了一眼澄黄色的月,然后再看向莫德里奇。

 

Fin.


评论(11)

热度(104)